魅力黔江

发现黔江之美

返回 魅力黔江 > 濯水景区 > 濯水古镇:走在历史的深处
  • 1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濯水古镇:走在历史的深处

    你现在比月亮还遥远/现在天已破晓/马蹄正在踢着石头——萨瓦多尔·夸西莫多瓦。

    读着这首诗,竟然想起了遥远的濯水古镇,马蹄没有踢着石头,却听到了人踏在古镇青石板路上“咚咚”的声音,意境何其相似。

    记得那个午后,从昆明乘飞机到重庆黔江,再坐近一个小时的汽车,便到了坐落在武陵山中的濯水古镇。

    走进古镇的一瞬间,一切仿佛回到了从前:古铜色木质结构的建筑,雕梁画栋的门窗,凸凹不平的青石板路,怀旧与乡愁的情绪浓浓地袭上心头。

    坐落在黔江东南角的濯水古镇,清新秀丽的阿蓬江流经这里注入乌江。濯水古镇的商埠历史远可追溯到唐末宋初,繁荣于明清。那时,商贾熙攘云集,店铺鳞次栉比。商贸的日益发达,迅速促进了当地与外界的物资交流,创造了最为繁荣昌盛的历史,与酉阳龙潭古镇、龚滩古镇合称渝东南“三大名镇”。古镇历经千余年沧桑岁月洗礼,使这里成为土家族地区史上最具开发和文化交流意义的商贸集镇。濯水古镇是近年来黔江倾心打造的一张旅游名片。

    清晨,枕着贯穿古镇的阿蓬江从梦中醒来,耳旁是潺潺的流水声,凭窗远眺,青山中时而显现出一蓬蓬金黄色的油菜花,一幅色彩雅致的油画映入眼帘,深深吸一口气,清新的空气带着阿蓬江的味道沁入心肺,从城市的钢筋水泥中带到这久违的小镇里,时光仿佛凝固在这一刻,让人从尘世的喧嚣中回归到内心的安宁与平静。

    走进古镇,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小巷,一排排宽窄不一的青石板,每一步,都走在历史的深处。街道两旁,门窗敞开,铺面整齐排列。各种小吃,绿豆粉、马打滚、米豆腐、卤鸡蛋、羊肉串,凉面、粉蒸肉、炸酱面,应有尽有,热气扑面,芳香扑鼻。古时传统的风俗,加上今天传承的味道,惹得行人味蕾大开。还有延续古老的打草鞋、推豆腐,骑马抬轿,吹拉弹唱,保留至今,让游人体味淳朴民风,感受古朴生活。酒馆,茶楼,客栈,旗幡,依旧昭示着那些古老历史的证据。只见有的人,坐在茶铺里静静品茶,一只大铜壶,一口老瓷碗,一段慢时光,便在瓷碗与茶水间慢慢品味,品岁月沧桑。也有上了年纪的老人,围桌下棋,坐听蝉声,享受独有的舒适与安乐。慢慢细品古镇的一砖一瓦,耳旁忽闻走街串巷的小商贩,一声响亮的吆喝声,可以穿透好几条街,可以抵达小镇的最深处。

    古镇的街巷格局称得上是保留较为完整的,具有浓郁的渝东南民族风情,这里,老街和明清时期最有影响力的四大家族的七个大院,是古镇建筑保存最为完好的代表。进一步了解濯水的历史,在濯水,有“樊家的锭子(拳头),汪家的银子,龚家的杆子(枪),余家的顶子(做官)”的民谣。当年,古镇上四大家族鼎立,却各司其职。负责出“进士”的余家,最会赚大钱的汪家,乐善好施的龚家,主持正义的樊家。他们和当地居民一起,把濯水送上了繁荣的巅峰。八贤堂、龚家抱厅、光顺号、汪本善旧居,这些带着浓厚土家印记的建筑,都是古镇繁荣的印记。在古镇中心,是著名的汪家——汪本善家的旧居。这幢旧居今日看来,仍然是雕梁画栋、窗棂嵌花、工艺精湛、造型别致。汪氏在清时将詹氏徽商介绍到濯水,一起在这里从事桐籽收购、榨油、烟墨生产和徽墨加工。为了方便交易,汪氏和詹氏家族还开办了票号、钱庄。到民国货币恶性膨胀时期,商号约定,可以把钱撕成两半使用,被当地人称为“半边钱”。后来,这种“半边钱”也解决不了交易中找补的问题,于是,商号们商定由信誉和财力较好的汪家发行一种“找补券”,专门用于大钞在使用中的找补。“找补券”让“半边钱”又成整了,大家为何相信?汪本正说这是大家都晓得汪家的宗谱:“祖辈承积德、后辈善经营”,“忠孝仁义传家、耕读创业为本”。从汪氏的治家发展,可看出古镇人的刚直进取与诚信守则。

    走到古镇的中心,看到一块碑,上写“天理良心”四个大字,上面刻着立于清光绪十四年(1888年),距今已有129年的历史。据介绍,碑是古镇之范,是道德之要,因此当地人多称其为“道德碑”。据说,此石碑也是武陵山地区极为少见的“道德碑”。

濯水古镇的居民和商人被这种“天理良心”所指引,便越发诚恳和勤劳地做生意。他们吸引了上海、宁波、厦门、广州等地的客商。甚至还有日本人来此经商,把“光顺号”的生漆和“同顺治”的药材带到了日本。由此,“天理良心”便成了濯水人为人做事之道。

    在古老与现实中穿行,深感总有一些东西会老去,也总有一些东西会新生,在这新旧交替中,古镇的原住民见证了曾经的辉煌,见证了巴文化、楚文化在这里交流、媾和、繁衍、传播。也开创了今日的成功,他们是小城活着的历史。

    沿着古镇走来,轻踏咯吱咯吱的木质地板,走上了风雨廊桥,横跨阿蓬江,牵手暗河和古镇,它的建筑组群被称为亚洲第一。据介绍,廊桥在空间变化上既包括了交通空间、景观空间、生活空间和生态空间在内的多种空间,且各个空间之间并不完全独立,彰显了风雨桥的特点。在结构上左右对称,从视觉角度看,整个桥梁可以从轴线处一分为二、左右对称,以轴线为中心体现了土家人对和谐和完美的追求。在桥板铺设上一改平铺直叙,在起伏中表现整体节奏,韵律有规律地伸展和重复。这样的设计和审美,让土家族风雨桥在一定程度上更好地展现了民族特色。正因如此,风雨廊桥建筑组群被中国廊桥研究会评定为“中国少数民族特色建筑景观的突出代表”,堪称中国廊桥文化的典例,建筑特色、规模、工艺在亚洲罕见”;风雨廊桥成功申报大世界基尼斯之最——最长的风雨廊桥。

    眼前的廊桥,气势非凡,如长虹卧波,桥形呈微微上拱,顶棚造型美观。依栏眺望,江水缓缓而流,清澈明亮,流光溢彩。两岸高山、树木、房屋、庄稼、人流,倒映其间,如诗如画。桥上人群涌动,来来去去,流水一般。我们神清气爽,拍照留存。它安安静静地躺在高楼大厦之间,像是一天穿越时空的通道,一头连接现在,一头连接历史。

    走在这座桥上,想起了沈从文致张兆和的诗:在青山绿水间,我想牵着你的手,走过这座桥,桥上是绿叶红花,桥下是流水人家,桥的那头是青丝,桥的这头是白发。多么浪漫和惬意啊,任世事变幻、斗转星移,唯有风雨桥永远屹立在那里,见证人间的波澜起伏与爱恨情仇。



关注我们+

微信

黔江官方微信

视频链接 >

黔江欢乐之旅

家在黔江